驾校除名,自学成才。

You're the TRUTH.

Animal killer.
AK症候群.
以前看到的梗,大概就是暗恋者会出现被暗恋者最喜欢的动物的特征。如何感情得以正视并解决,症状会慢慢消失;否则,三十天以后暗恋者会完全兽化,杀死自己所爱的人,然后得以恢复原貌。
……啊,但是我没有写到那么严重的一步,因为我魔就是甜啊。然后这篇文章里这种症状算一种比较稀有的正常病情,所以大家就算知道了也不会恐慌,只是会……很惊讶?。总觉得任何太激烈的情感都不适合他们。
顺便标题也是瞎起的。

以及写这篇文的动机是提高写作水平为主,产粮为辅。好久没写整段文了嘿嘿嘿。
脑子里还存储了不少梗,希望自己早日战胜懒癌把它们都写出来(。)
最近废话有点多。

OOC。
祝看文愉快。祝你有美好的一天。

沈昌珉一头撞上了床头柜,可那份疼痛却显得极其不真实。他哼唧了一声,伸出手想给自己一个安抚性的揉揉。纤长的手在脑袋上乱摸了一把,却没有触碰到那块理应微微肿起并且发热的区域。手指继续摸索。……
沈昌珉僵了僵,从床上翻起来,冲进了卫生间。

可能性从恶作剧转悠到恶性肿瘤。

但是镜子呈现给他的答案则是一对小巧的鹿角。
沈昌珉在视觉上并未收到什么冲击——莫约是因为他本人的形象总总要与小鹿牵扯上那么一些关系。迷迷糊糊之中,沈昌珉就要将这一幕划为某一个高明的恶作剧的成果展现了。

但当小少爷第十次扯弄那个角却不能将之与自己分离、第七次用冷水冲洗自己的脸可抬头一看那多余的家伙依然没有从视线之中消失时,粉丝们口中的脑性男坚固的心理防线开始奔溃。
沈昌珉拿毛巾擦了擦脸,将之对边折叠好后放回原本的位置。他踩着拖鞋挪到客厅,颓废的样子是现象级的。客厅的窗开着,清晨新鲜的空气让他的头脑清醒不少。

他拿出手机,翻开通讯录,手指就那么鬼使神差地黏糊上了“舞台上的君王”这个名字。
当“舞台上的君王”被大脑转换成“郑允浩”三个字再具化为一个活生生的人时,沈昌珉的耳朵烧了起来。
……没关系,这是队内最小成员对于年长的队长条件反射式的正常依赖心理。

沈昌珉咽了口口水,好看的眉毛轻微拢了起来,指甲盖在屏幕上划了划。
终于——锁、屏。
行了,看来自己真被这事吓掉了不少智商。找郑允浩?沈昌珉冷哼一声。
在他就要遵循内心的召唤打个电话向东方神起队长汇报情况时,当年他向郑允浩抱怨了句腰疼,那哥立马一副东方神起马上要解散似的表情硬生生闯进了他的大脑中。
要是把这种大事告诉他……
沈昌珉又哼哼两声,嘴角却不小心上挑了几度。心里有些鼓鼓胀胀的,三分骄傲,七分傲娇。

向来得宠的小少爷并未沉浸在这种感情之中。他快速的洗漱打扮,并在外出中头次花费了两分钟来挑选帽子。
而后,向图书馆进发。
是的,向三十代靠近的某人选择信赖纸质信息。

凭着理性的分析,沈昌珉以很高的效率挑选出四本可能会对自己的症状有所帮助的书籍。一小时后,他把第二本书放在第一本书身上,一边打哈欠一边扫视着第三本书的目录,有判断力地跳到第十二章。
有一段文字让小鹿眼亮了起来。

获取有效信息的喜悦很快被靠谱且现实的郁闷替代了。沈昌珉苦巴着脸扶了扶额头,却险些碰掉松松扣在头上的棒球帽。图书馆没什么人,但他依然心虚得撞上了椅子腿。
哇,疼疼疼。

十分钟后沈昌珉坐上了回程的车——人要比去的时候多上那么一丢丢。小少爷隔那么几十秒就想折腾折腾自己的帽子,又怕过于频繁会招来怀疑。他只好憋过一个还算长的周期,在装作不经意地一整理。
旁人哪会在意,该刷手机的刷手机,该发呆的发呆,一车子人里只有一个心虚虚的人快纠结出了内伤。

终于下车了。心理稍稍放松之后,沈昌珉可算是发觉到另外一丝不安。
来自胃部。
沈昌珉的胃表示哼老子就没受过这么大的委屈。

沈昌珉系着围裙在厨房里煮着拉面,食物的香气安抚着有些受伤的胃。他心情不错的哼起了Super Junior的《Devil》。同时,他也有了时间回味书上的信息。
不过思来想去也不就那么一回事,找到暗恋的人然后……坦白。
哎这种病怎么就落自己身上了呢,小少爷啧啧嘴,歌也不哼了。不过也算是一种特别的经历,这次以后自己一定可以获得成长(?)。他从他那帮子热情朋友的角度想了想。
沈昌珉打了个鸡蛋到锅里。比起这些,倒不如先想想,或者说反省一下自己苦苦暗恋的人是谁。
真的是反省级的了,因为他一下子还真想不出来。

面出锅了,他心里小小的欢呼了一声,同时韩佳人姐姐温柔的面庞出现在他的脑海里……唉这个,算是国民级的明恋了吧。小少爷摇头。面被端上了桌子,一人一面很是冷清。小少爷开始考虑公司里的女同事们,一个一个数着……她们很漂亮。但是没有让我心动的感觉。他一脸真诚地否决她们,面也呼啦呼啦地被吃完了。
沈昌珉难得没有续碗,他一心一意想着要不要扩大范围。餐具被送进了水池。他无厘头地想到了某几部动影像的女主。洗洁精一抖,不要钱似的倒进了水池。虽然自己没有看女主名字挑片的习惯……但是最近找到的几部好像是同一个人呢。小少爷有些麻木地将轻了不少的洗洁精瓶子放回原处。莫非是天意?沈昌珉看了看自己一手的泡泡,而后开始回想女主的脸,试图让自己心动一把。
最后小少爷把餐具放回橱柜之中,在低头瞄了瞄自己的下半身,觉得头更疼了。

行吧。
那天沈昌珉就顺便再找了那姑娘的几部片子欣赏,但是那并没有让他感到那么一丁点儿的快乐。
算了吧。
沈昌珉,加上修饰语的话,被折腾了一天的沈昌珉,怀着一种微妙的侥幸心理,一头栽进了床里。
睡之前他把枕头与床头柜之间的距离拉开了那么一点。鹿角还很小,莫约三厘米上下。
汤里的那里老鼠屎也不大呢。沈昌珉恨恨地闭上眼睛,呼吸渐渐平稳。
不能和自己过不去嘛。

评论(10)
热度(31)

© 白昼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