驾校除名,自学成才。

You're the TRUTH.

想了很多种结尾,比如弟弟发现哥哥也长粗了耳朵和尾巴刺激到了弟弟,比如珉珉的角越来越大以至于他出不了门(??)然后被困公寓等待哥哥解救(……)
最后选择了最直男的一种。
虽然已经很隐晦了但是还是觉得写露骨了,两个人暗搓搓的感情太好磕太难写了啊。

事情就这样被刻意忽视了。不是沈昌珉不关爱自己,只是几部片子下来,那唯一的候选人似乎也变得无趣了起来。
还有谁呢?莫非是同性朋友?曺圭贤……?那张圆乎乎的脸一出现就惊出了沈昌珉一头冷汗。崔珉豪?……也算了吧。刚刚打开新思路的直男小少爷又愁眉苦脸了。

但第四天的时候,棒球帽被迫换成了画家帽,沈昌珉无法继续欺骗自己说脑壳痛是心理作用,鹿角在长大是幻觉了。

原来长角脑壳会疼啊……沈昌珉整了个冰袋顶在头上,顺势摸了摸自己的角。十分钟后,头上被弄湿了一块。除此之外,没有其他变化。

十多年前的情形突然就闯进了沈昌珉的脑海里。那会儿小少爷在长个子,吃得又相当多,拔高的速度跟上天似的。但是成长快乐也会伴随着些许痛苦。
腿疼,腿是真是疼。
可偏偏舞蹈是沈昌珉的弱项,他不敢偷懒反而更是要加练。
一天晚上沈昌珉突然就想自己怕不是快废了。他捶着腿,唉声叹气。
郑允浩就是那时候进来的,和一个热水袋一起。当热水袋被放在沈昌珉腿上时,沈昌珉猛的抬头,一双鹿眸里满是感激。

“……以后,少吃点吧。”温情的行动却伴随着那样残酷的话语,好比是一个人湿哒哒地吻着你而后又对你说:“去死吧。”
身体比头脑先反应过来,听到“吃”与否定词相连的沈昌珉条件反射地鼻头发酸,眼泪也开始在眼眶里打转转。

“为、为什么?”小孩勉强稳住了声线。
大小孩也傻了眼,完全没料到他会是这般反应,手忙脚乱地把小孩揽到自己怀里。“哥逗你玩呢……”他拍拍小家伙,“你吃少点就不会长个子了嘛……腿也就没那么疼了。”
得了解释的小孩噗嗤笑出来,“哥真好玩。”

郑允浩却无比苦涩地想着果然艺能这条路不适合自己,随口开个玩笑也能被人当真。
这时候小孩又嘀咕了声,“不只是长个子啊……”
“嗯?”
“……每天跑跑跳跳的,也很累。腿也会疼。”小孩小心翼翼地,声音越来越小。又怕对方要把自己当成娇气的家伙,又振作道,“但是我肯定可以坚持的……!!”
郑允浩笑了,沈昌珉见着也跟着乐。两个人又聊了一会,昏昏睡去。

露着小虎牙的郑允浩就那样就那样在沈昌珉的脑海中蹦跶。沈昌珉忽然发现自己的脸僵住了……原来自己就那样傻笑了那么久。
沈·一个人也要闹变扭·昌·才不喜欢哥哥呢·珉立马就恢复了面无表情的样子。然后他就那么一脸冷酷地拨通了郑允浩的电话。
好歹是一个组合的,就让他了解一下情况呗。

“昌多里啊,怎么想着给哥打电话了?”
语气中的雀跃让傲娇的小少爷有些不自在,“嗯……”
那头的郑允浩倒也不介意,嘴要咧开到耳朵根了。呱呱呱地说了一大通,什么我的昌多里啊自我们首尔机场一别后你可有吃好睡好想哥哥——好像他才是打电话的那个。
“对了,昌多里打过来是有事吧。”终于想到了。
“嗯。”沈昌珉犹豫了一下,“哥在家吗?”
郑允浩会意,“昌珉要过来啊。”
“嗯。”
“哥给你做晚饭吧?”试探性的语气。
“不了不了。”沈昌珉立刻否决了这个听着就吓人的提议,感受到对方的消沉之后又添了一句,“我去给你做……!”
沈昌珉听着郑允浩的笑声想着自己怕不是又入了那人的圈套。
真想顺着电话线爬过去弄死他。

到达允浩家的昌珉有些疲惫,兽化之后很多感官变得敏锐了不少,属于城市嘈杂的声音让他很难受。好在允浩家很安静。

“怎么突然戴起帽子了?还是这种款式。”郑允浩的眼睛很亮。
“我高兴哦。”沈昌珉闷闷地顶嘴。
郑允浩很开心地笑了,“昌多里高兴就好。”

沈昌珉在厨房里忙乎,郑允浩就立在一边安静得像只刚出生的小虎崽。帮忙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在厨房里帮上昌多里的忙。
“允浩……”
“在!”立马精神了。
沈昌珉把切好的土豆倒进锅里,“我生病了。”
“……!”郑允浩立马凑上去,上上下下仔仔细细扫视自家宝贝弟弟,觉得自家小伙子看起来很是健康。唯一可疑的是那顶帽子。
昌珉他……秃了?
郑允浩一下子没憋住笑出了声,随机收到了沈昌珉委屈得想砍人的眼神。
“让你熬夜玩游戏……”语气中难掩宠溺,郑允浩揽着小孩的肩,“没事,哥给你买生发水哦。”
“……???”沈式茫然。
沈昌珉干脆把帽子取了,果然郑允浩惊了。

沈昌珉一边吃饭一边给郑允浩讲解这个症状。郑允浩点头如捣蒜,眼神却黏糊着沈昌珉的脸和角。
好一会郑允浩才发现小孩已经说完话很久了,正用一种难以言表的眼神看着他。
“咳,哦……那昌多里尽快去表白吧。”郑允浩回忆了一下沈昌珉的话得出结论,拍拍小少爷。看着沈昌珉一脸郁闷,又鼓励了一句,“总是这么害羞是不行的。”还有我的手洗过了能摸摸你的角吗。当然后半句话不敢说出口。
沈昌珉瞪着他不发表态度。
“是谁啊,让我家昌多里这么为难。如果是哥的话,肯定会接受小乖的表白哦。”
“哦,那我……最喜欢允浩哥啦。”小少爷没好气地。说完心里却是轻松了不少。
郑允浩一下子笑得见牙不见眼,“哥也最喜欢昌多里了。”
大概是被允浩感染了,自己也开心了起来。所以耳朵根发红的沈昌珉白眼一翻,“幼稚。”

两人又就此事聊了很久,最终达成共识:如果挨到回归时期动物特征也没有消退,就把锅推给Cody.
烤地瓜:?

回家以后沈昌珉难得好好听取了一次郑允浩的建议:不去刻意关注那对角。该吃吃,该睡睡,最新款游戏也没落下。
果然头疼好了不少,鹿角……至少也没长了。沈昌珉拿手摸来摸去,总觉得是小了。
听哥哥的话是没错。快睡着的沈昌珉迷迷糊糊地想着,啊,最喜欢允浩哥了。

几天后收到短息的沈宅男终于要出门了。他想摸一把鹿角告诉他你终于要接受社会的教育了,却发现……没有了?
“……”沈昌珉心下一惊,莫不是自己哪天睡觉梦游给人发了告白短信吧,咋也没收到回复呢。
这些天有交流的好像就……郑允浩。

其实发觉自己长出角第一时间想的也是……
沈昌珉的手打到衣柜门上,人被痛得“嗷”出一声。他匆匆披好大衣,耳朵根开始发烧。
他想了想,还是戴上了那顶画家帽。
那天郑允浩打开门眼里的惊艳其实让他挺嘚瑟的。

-end-

评论(20)
热度(36)

© 白昼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