驾校除名,自学成才。

Hurt/ Comfort

就是很喜欢各种暗恋者会患上奇怪病症的设定。

1.
郑允浩卷起来背心,甚至有种想把它直接脱掉的冲动——衣服被汗水黏在身上的感觉大约是可以排在“最讨厌的体验”前五名。不过他的旁边还有一个人,所以他放弃了这个想法。
然后他看见自己左腰侧莫名的多出一个伤口。
很小很浅。
而之所以这块皮肤可以引起他的注意是因为,有点疼。
郑允浩看了看,觉得是连擦伤药都不需要的程度。疼痛也是可以忍受的,很可能只是因为他的疲惫而产生的幻觉。他拿着毛巾擦擦脸,拍拍旁边的人。

“继续吗。”
身旁的少年沉默着,一边拧着水瓶一边点点头,然后把瓶子塞进了包里。郑允浩总觉得自己嗅到了一丝奶香味——果然是小孩子啊。
“很累吧。”
“……还好。”
郑允浩看着沈昌珉纠结着回答的样子有些好笑,小孩是很怕自己。有时候进练习室看见自己已经提前开练了就会很紧张的瞄几眼手表,独处的时候话少的可怜,公司以外的地方碰见了也是不自然地打招呼——然后果断地走开。

一切都是因为他一开始把沈昌珉当做随性的小少爷教训了一句。
于是郑允浩得出结论,第一印象果然很重要。
音乐再度响起。郑允浩一边胡思乱想,一边不忘瞄着比自己矮了半个头的沈昌珉。
不错不错,比刚刚来的时候跳得好多了。

2.
那个没有存在感的伤口再一次引起郑允浩的注意是在他出道前夕。
彼时那个冷冷淡淡的新练习生已经成为了自家忙内,而那个很严格的前辈成为了可以依靠的队长。两个人的关系亦是越来越亲密——打自某天练习到太晚郑允浩请沈昌珉吃过一次饭后。

那天晚上沈昌珉满脸不安地来找郑允浩,问,哥我们能挤一挤吗。
郑允浩说,好,这样暖和。
两个人先是很沉默地躺着,沈昌珉很认真地cos煎饼,极有规律地翻身。
郑允浩不觉得烦,只是焦急地想着说什么来安慰小忙内。

其实我也怕,……我也是第一次出道。郑允浩想着,然后发觉沈小煎饼好久没翻面儿了。
小煎饼在糊掉之前小声地问,哥我可以抱抱你吗。
郑允浩没回答只是伸手向后摸去,一把捉到沈昌珉的小细胳膊,然后把它搭在腰上。胳膊的主人立马也跟着黏上来。

那个地方突然开始作痛。
郑允浩先吓了一跳,经历短暂的无措后恶狠狠地对自己说,你必须没事。然后握住搭在自己腰上的手说,昌珉啊,乖乖睡觉。
郑允浩的背部感觉到小脑袋点了两点。他笑着说,果然是昌多里啊。
嗯?小孩的声音已经有点发虚。
没。晚安昌多里。
嗯…
看来自家忙内今晚不会失眠了。

好在第二天早上郑允浩醒来时已经察觉不到腰部的痛楚了,只是觉得自己的腿要废掉了。他感受着小孩甜美的呼吸,跳起来把人打醒的念头被及时掐灭了。
这不是睡得挺香的吗。
郑队长后知后觉。昨夜忙内的行为可能是撒娇吧,……当然,也有可能是自己的后背太过可靠。无论哪种说法都让他很开心。

3.
伤口相比于先前向上蔓延了莫约两厘米,颜色更深了。
直觉告诉他于这种奇怪的情况求医是无用的,而他亦怀着某种诡异的心理不愿让他人了解。甚至对这个伤口怀有一种无名的信任。
儿时听闻的鬼神故事带给他一点启发,妒忌与仇恨总可以化作厉鬼——那这个伤口会不会也是某种情绪的具象化呢。
郑允浩觉得自己的推测听起来还挺靠谱的。

4.
沈昌珉话不多,至少在众人眼里看来是如此。
沈昌珉和郑允浩也没什么话好说,至少剪辑下来看着是这样。
郑队长心塞塞。
光明磊落如他就在拍摄时直接对着摄像头喊“不要剪掉我和昌珉的部分啊”。然后被自己揽着的忙内瞅了一眼。
郑允浩感受到了眼神中的困惑与羞耻。

“不介意吗?”
“什么。”
“剪辑啊。”
“节目时间就那么长。”
“但……总是我们的部分。”
“因为我和哥在一起时真的很没趣吧。”
“……”郑允浩叹息,沈昌珉会软绵绵地跑过来要求同睡的场景仿佛还发生在昨天。如今的忙内身高已与自己齐平,面相与心理双双达到十二分成熟。
昌珉怎么会做到那么的冷静呢——难道是先前被隐藏摄像机捉弄的次数太多了,所以就一下子成长了起来。
“……他们不知道也没关系吧。”
“嗯?”
“我说的话哥听到了就好。”

队长体味到那句话里的安慰之意时,沈昌珉已经严肃认真地扒起了饭。
在比试完自己与食物在沈昌珉心中的地位后,队长很有自知之明地只是拍拍忙内的肩膀,不再说话。

那个时候伤口又作痛了。

5.
郑允浩非常非常害怕那个伤口会和沈昌珉有关,像是自己身上长的还能痛到他似的。
而他之所以害怕是因为他已经隐约看见了事实。
当然被牵挂的一方没啥感觉,吃吃喝喝,唱唱跳跳,看看美女,时不时语出惊人。

后来两个人互动环节似乎被保留下来一些了,虽然相较于某些大势还是少得可怜。
郑队长也明白节目需要的是什么,所以没再说什么。
但是那句“我和昌珉的关系很好”能被大家听到,真的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

评论(13)
热度(38)

© 白昼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