驾校除名,自学成才。

Hurt/ Comfort

如果不是有人点小心心都要忘记这篇了……(๑ˊ͈ᐞˋ͈)ƅ̋

哎,微博上看撕逼看傻了,毒唯战斗力真的名不虚传了。……作为饭圈食物链底端的团饭+CP饭心情复杂地一更。
结束得有些仓促了,这篇的本意是描绘出一个很深情很宠弟弟的好哥哥,然后看着毒唯说的某些话……就有点写不下去。
再也再也不手贱去翻那些人的微博了……
最后希望世界和平,毒唯下辈子都能饭上solo歌手吧。

6.
郑允浩看着那道伤口一天天变得可怖起来。顺着腰部向上,险险刺向胸膛,直指心脏。颜色是深红。在他稍有松懈的时候就会以疼痛占据他。

抑郁也在那时候缠了上来。

郑允浩发觉自己过得甚至不如一个普通人,他们至少不必承受那些莫名的辱骂。
他痛苦地在心里为自己辩解,我什么都没有做错啊。一会儿又愧疚地觉得,是自己造成了这一切。

伤口好像也要把他吞噬了,他分不清哪个更痛。

他时时想着他们之间的对话——并想念那个一眼就看透他、有些敏感脆弱却能让人安心的存在。他无比相信那个弟弟,相信他说过的话。
即使如此,郑允浩还是会在重重流言蜚语的困扰下恐惧。

你会留下来吗。

他想找个机会好好问沈昌珉,但每每鼓起勇气又会败下阵来。
自己是站在什么立场上呢?
如果沈昌珉也要决定跟着离开,他也不能改变。非要责怪什么的话,也许是自己这个队长在应该做事的时候不够尽责,却在这些事情上要管得太多。

他只得庆幸污言秽语大都泼向了自己,昌珉真的很无辜啊。他得知了昌珉的家人也受到威胁时,愤怒地攥紧了拳头,这群疯狗。

他背着包漫无目的却异常用力地走着,以这样带着些许自虐意味的方式宽慰自己。
他每时每刻都在祈祷,明天请变得更好一点吧。
但是精疲力竭也无法带来一个安稳地睡眠,他与酒精相伴着迎来一个凌晨,沮丧地得知:非常抱歉,今天也是一样的糟糕呢。
今天伤口依然高调地疼痛着,今天依然无法站上舞台,今天依然是……一个人。

漫长的空白期于那样一个对舞台充满热情的人实在是折磨,生活与精神的空虚也让伤口带来的的疼痛被无限放大突出。

后来郑允浩听闻沈昌珉会留在公司,却不敢确信他会继续陪在他的身边。
会成为一个solo歌手再次出现么?也好,最开始公司就是那么决定的吧。但如果真是那样,昌多里被MC刁难了怎么办,左看右看都没有人可以帮着他了。
郑允浩想,昌多里被难住样子是很可爱的。然后又想到,他的昌多里上一次答不上MC的话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现在的话……一个人也能应付得很好吧。
这小孩跟着别人学东西学得很快——当然,加上他自己还读很多很多书。

郑允浩越是想越觉得自己的弟弟是个宝物,哪个方面都很好。
是啊,是自己的弟弟。

7.
当他再次把精力投入到练习上时——那大概已经过了一个世纪。
最后,他还是和昌珉一块儿留下来了。
那个认知让他很安心,尽管这样想着的时候,那个伤口就会以不太友好的方式引起他的注意。
那就继续专心练习吧,他苦笑。

他们已经很久没有好好说话,只有最基础的交流,一切都回到了最开始的模式。
只不过这一次,连郑允浩也变得小心翼翼。两个人试探的模样,都像是……害怕对方会消失一样。郑允浩想着,觉得有些好笑。
他私底下向来藏不住表情,试图掩饰一把时已经笑出了声,并因此成功地引来了心心念念的那个人关爱的眼神。

“昌珉。”他于是趁机喊了喊他。
“嗯。”
“……”郑允浩突然失了声,明明还没有想好就莽撞地叫了人啊……
“哥还习惯么。”弟弟懂事地接了话。
“两个人的确有点尴尬。”他诚实地说道,并转过头直视着沈昌珉。
对方垂下眼回避了,但点点头表示了赞同。“继续吧。”

这句话由队长说才对,郑允浩愤愤不平地想着。
幸而编舞很复杂很麻烦,本着不要因为自己的失误而麻烦其他人的想法,他没有单方面深入追究下去。

他们最后终于还是直面了这个问题,也许并不是那么主动积极,而是带着那么点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无奈。
至少,郑允浩欣慰地想着,两个人独处时不会觉得变扭了。
而且……伤口没有再扩张的趋势了。
尽管保持着那样狰狞的姿态,却意外地安静了许多。郑允浩没由来地想到“驯服”一词。是啊,在经历了许许多多的苦痛之后,他可算是驯服了这一猛兽。
相比之下,他对于某种原本就十分温驯却异常羞涩的动物,反而有些束手无策。

8.
不过,他没有想到有一天那只小动物会变得那么主动,那么依赖他。
不过缘由并不是因为自己的魅力增加,而是因为那场时长两年的分离。

郑允浩觉得自己要被盯穿了,“昌珉啊,有事吗。”
小鹿般的眼睛眨巴两下,依旧紧紧盯着他不放,“没有啊。”
郑允浩调侃,“那一直盯着哥看是单纯欣赏喽?”
“那我不如照镜子呢。”沈昌珉终于肯挪开火辣辣的眼神抽空翻了个表示不屑的白眼,继而又温温柔柔地黏上去。“只是马上看不到了,让我多看看哥。……不行吗。”
“行。”当然行,这还敢委屈你了。
向来表情管理满分的东方神起郑队长嘴角高高上翘,怎么克制都不行。

9.
“哥,我还是和……”
“不行。”宠归宠,某些原则性的问题还是不能退让。
尽管他更喜欢他们作为一个团体的时候,他还是希望沈昌珉作为个人的魅力能让更多人看到。他一直这样想着,出道伊始就担负着把忙内拉进镜头的重任。
那个小家伙进了镜头大多时候也只是微笑着摆摆手打招呼,不到自己的部分依然很少开口。
现在综合种种因素,节目上话倒是多了——但是郑允浩想不清,这么好的solo机会,昌珉为什么就不要呢?
沈昌珉又黏过来了,郑允浩一边享受着这份难得的主动,一边做好坚固的心理防御。

“不是不想要solo的机会。”安静了好久的人趴在郑允浩的肩膀上开口了。
“继续。”努力克制着揉揉那个小脑袋的冲动,郑允浩冷静回复。
“只是组合……”
“我知道,我不担心活动时间。”
“哥不知道,东方神起和郑允浩就是我的全部。”

10.
郑允浩的确不知道,在接受了喜欢的人的表白后,自己是怎么跟他大吵一架最后导致两个人不欢而散的。
安静了好一阵子的伤口在那个时候开始发热发疼,他咬牙切齿地跟沈昌珉吵完时,后背已被冷汗浸湿。

一头倒在沙发上,郑允浩有些迷茫地盯着天花板。自他们两人重新开始活动以来,腰部的伤口安分了不少,有段时间甚至开始结疤——这让伤口相较于那段黑暗的时间小了不少。
这种痛楚他熟悉,却也有许久没有经历了。

第二天郑允浩被一阵敲门声惊醒,抢救似的抓了两把头发就从沙发上翻了下来——哦,自己居然睡了一夜沙发?
门外的是沈昌珉,脸色不太好的沈昌珉。
脸色不太好的沈昌珉看了一眼脸色不太好的郑允浩,“哥……”
“进来说吧。”

郑允浩漫不经心地刷着牙,探着脑袋盯着厨房里的影子,恍惚中生出了已婚的错觉。
伤口还在发着热,却不疼了。郑允浩缩回卫生间,咬着牙刷卷起自己的老头背心,看见它已经结起了疤。

沈昌珉在餐桌上表示自己绝不再提“提前入伍”四个字。
“本该如此。”郑允浩风轻云淡地点评。
沈昌珉看起来相当委屈地低下头,“哥昨天真的吓到我了。”
“……抱歉。”
沈昌珉摇摇头,“哥平时已经很迁就我了,我回去想了想,这次哥说得没错。”
“……嗯。”
“哥还在生气吗?”
“没有。”
“……”
这句是大实话,今早看见沈昌珉的瞬间郑允浩就消了气。但小孩想讨好却无从下手的样子太可爱,郑允浩也就由得他不信了。

伤口愈合了。
像是通过了某种测验。郑允浩看着那块皮肤,莫名地安心起来。
不会再有什么阻碍了啊,四年以后就可以一直在一起了吧。

当然,后来,这个时间还是被沈昌珉单方面强行缩短成两年。
军队里慢了不知多少拍的郑允浩得了信息的时候,沈昌珉已经和Super Junior的两位在警察厅玩得不分你我。
郑允浩回想那天餐桌上沈昌珉的信誓旦旦和自己看起来已经完全掌控了局面的模样,深沉叹息。

-END-

评论(9)
热度(29)

© 白昼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