驾校除名,自学成才。

非典型性绑架案件。

汤上的梗。
“我是一个超级坏蛋(?)而你是个被我绑架的心理医师,这只是因为我觉得我需要找人谈谈。”
短打,一发完,嘻嘻。
无差。

-
郑允浩被绑在椅子上,手腕向上扬了扬而绳子变得更紧了,呼吸有些困难。他看着坐在沙发上的男人,眼神中夹杂着疑惑与恐惧。作为一个资深的心理医师,他尽力地在脑海中翻找自己所掌握的专业知识,试图分析出男人的意图。
对方正在打游戏,心情不错,从动作上来看是个老手。把人绑架起来自己却玩着游戏,看来他对于接下来的行动非常有信心。
还有……这应该是那个人的家。装修很简洁,格局和自己的家一模一样。客厅——也就是他们所在的地方,干净明亮。
单凭这一点,郑允浩竟对这位绑架犯生出了些许敬佩之意——毕竟自己的心理咨询室向来以杂乱著称。
嘿,清醒一点,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晃神的空当那位绑架犯已经悠悠然走过来了,“郑允浩先生?”他的脸上挂着可以称得上是可爱的微笑,语气亦是十分礼貌。
大部分变态看起来都很正常,甚至是女孩们口中的绅士类型。这个认知让郑允浩猛地一颤,低头不语。
拜托了,郑允浩花费五秒将自己的人生回味了两遍,确信他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但是这种人是不会关心这些的……
他带着些许壮烈抬起头,绑架犯饶有兴趣地冲他眨眨眼,“看来你现在已经不再害怕我了。不愧是专业医师,很会调节心情呢。”
郑允浩直视着绑架犯好看的眼睛,那人的眼里一片明净。“谢谢夸奖。”他干脆地回答。

“呃。”那人好像没想到他会那么说,眼神一时变得有些茫然,“我去给你倒点水吧。”
这人可能是第一次玩绑架,要么就是四次元人类。郑允浩想。
绑架犯进厨房的时候郑允浩的身体自发地挣扎了一下,结果是绳子开始勒得他的胳膊发疼。
送过来的水杯貌似很贴心地插了一根大口吸管,看起来是奶茶店常用的那种,浅紫色。看来是不打算给自己松绑了,郑允浩悲催地想。
那人举着杯子蹲下来,“白开水。当然,我家也有美式咖啡。”
“谢谢你周到的想法。”郑允浩深吸一口气,并不打算喝进去。“你到底想干什么。”
“你不是心理医师吗?”他反问。
“是,我有自己的咨询室,我在那里工作。”
“太乱了。还是我的家里看着比较舒服,也更适合工作,不是吗?”
以往也有心直口快的咨询者指出过这个问题。郑允浩张了张口,想辩解说自己每天都会花上半小时收拾,只不过自己十分钟就能搅乱一切。“不……”他开口,继而想到对面的人并不是一个很好的澄清对象,于是收了音。
对方果然误解了,“真是个固执的邋遢汉。”
郑允浩对于这点不可置否。“哦,这就是你绑架我的原因?”
“原因之一。”
“……”
“还有,你的诊所需要填写调查问卷、实名预订,太麻烦了。”
“真是任性。”
绑架犯不满地哼哼了两声,站起来把水杯放在了茶几上。

“啧,浪费了这么多时间。”绑架犯抬起头看了看,郑允浩猜测他背后的墙上会有个大挂钟。“我们可以开始心理咨询了吗?”
郑允浩冷着脸,“我可没有被绑着工作的兴趣。”
对方一幅小孩子被老师训了的可怜表情,“哦,我的疏忽。我只是怕你跑了,毕竟你不是自愿来的。”
你也知道啊,郑允浩咬牙切齿又无可奈何。
不过好歹不用被绑着了。

两个人在绑架犯的书房里面对面坐着,沉默了五分钟。
“你说话啊!”绑架犯怒道。
“……”郑允浩将眼神从书架上的《海贼王》收回,紧紧攥着拳头,“说什么?”
“你看起来真不专业。”
这句话刺激到郑允浩职业病发作,耐着性子说,“至少,先让我了解你的基本信息?由于你强行越过了一些环节,所以很抱歉,我对你一无所知。因此,我也……”
“你想知道什么?”
郑允浩敲敲桌子,“拿张纸过来吧。哦,还需要一支笔。”
尽管是被绑架过来的,一论工作郑允浩还是严肃对待了。他回忆着自己的咨询室制作的表格,尽可能将之还原到白纸上。
“好了,麻烦您填写一下。”郑允浩一脸严肃地把纸笔推过去。
“哦……”绑架犯有些发懵,接过纸看了看,“真是敬业啊。”
郑允浩没有回话,揉了揉仍然发着麻的胳膊。

沈昌珉。
比自己小两岁。
职业是个坏蛋。……真是独特。
电话号码竟然认真填写了,有两个。
爱好是《海贼王》、打游戏、喝酒、……特殊动影像?还有一个唱歌。
他的问题是……没有人可以理解他,而他觉得自己需要找人谈一谈。“以及有时莫名会觉得压力很大……这么写可能有些笼统,你就当是我太无聊想找人聊天好了,哈特!ps:郑先生不要生气哦。”
真是……与说话风格完全不一样呢。

郑允浩看了看……沈昌珉,满脑子都是他发射“哈特!”的样子。
郑允浩越来越觉得这是一场恶作剧而非正儿八经的绑架案。在不礼貌地笑出声之前低头,假装在看手中的纸张。“开始吧。”
“终于。”沈昌珉吐出两个字,坐得端端正正——像个乖巧的小学生。
郑允浩放下纸张,手指夹着笔敲敲桌子,“你的兴趣爱好明明很广泛——为什么会无聊?”
“不知道。”
“……”郑允浩觉得头疼,觉得自己在应付一个幼儿园的小孩。“那么……工作还顺利吗?”
“无波无折。”
“……人际关系?”
“没问题。”
“不是说没人理解你吗?”
“那个没关系。”
……

“这就是我非要进行实名预订的理由,这样在最开始的阶段就可以拒绝一些无理取闹没事找事或是无病呻吟的家伙。以提高工作效率,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客套性的问答结束,郑允浩迅速得出结论。
“……我没有无病呻吟!”对方终于表现出一点情绪,可怜兮兮地看着他。
“那大概是我水平不够,看不出你内心深处的阴郁与压抑。”郑允浩冷酷地说,“请另外找人吧。”
几乎是下一秒,郑允浩立刻感受到了抱歉,保持温柔与耐心是他的习惯。但他毕竟是被绑架过来的——也许事实没有那么严重,但陌生的环境的确让他烦躁不少。
沈昌珉仍是一脸委屈。郑允浩想,他可真像一个被宠坏了的小少爷。“我该回去了。”
他干脆地站起来,坚决地向门外走过去,尽管内心还是有些害怕——万一对方真的是个罪犯或者变态呢。继而听见椅子向后推倒下和物体坠落的声音。
“嗯……”一声闷哼。
郑允浩回头看了一眼,果然是沈昌珉摔倒了——好机会。
郑允浩拔腿就跑。
“郑允浩先生!”沈昌珉有些焦急地大喊。
哦,他是怎么知道自己的名字来着的?郑允浩细思恐极,步子更快了。
好在这里和自己家布局一样,郑允浩熟门熟路,在沈昌珉追过来之前狠狠地把给门摔上了。
——然后看见了自己家门口摆的那盆儿自己也叫不出名字的绿色植物。
郑允浩一拍口袋,钥匙都没他弄下来。

邻居的恶作剧?
嗯,自己一直好奇隔壁老见不到影子的邻居可算是见到正脸了。
“郑允浩先生……”沈昌珉跑过来拍拍门,“请,请听我解释。”
郑允浩装死,不说话。
郑允浩一会儿害怕一会儿觉得是自己多虑了。在卧室里面转了好几圈。这会已经听不见敲门声,沈昌珉应该回自己家了。
要不还是……先处理处理工作上的事情。郑允浩向自己提议,准备投入百分之两百的热情去对待自己的顾客。
然后一惊,发现自己的手机不在了。
是沈昌珉拿走了吗?郑允浩走进厨房,发现里面空空如也,甚至没有菜刀。
于是横刀夺回手机的方案pass。郑允浩还是有些害怕,如果沈昌珉真的是个“正常人”,他应当会自己送过来,但是他没有。
会利用这个来要挟他做什么吗?大不了他换一台就是。
郑允浩今天第二次露出了壮烈的表情。怎么会摊上这种奇怪的邻居啊……

次日是星期一,郑允浩比平时起得更加早。没了手机,咨询室的通讯工具就是他唯一的寄托。
两个人几乎同时打开了门,沈昌珉惊叫了一声。
“你……”今早起床气格外重的郑允浩跨了两步,把顶着黑眼圈的沈昌珉拽到自己家里。
沈昌珉怀里还抱着三盒草莓,昨天吓得晚饭都没出去吃的郑允浩很没出息地咽了咽口水。
人精沈昌珉立马举起草莓们,“郑允浩先生,就当是我的赔礼和……咨询费用吧。”
郑允浩接过,随手放在鞋架上,看得精致男孩沈昌珉眉头一皱。然而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衣领子就被揪了起来。

沈昌珉生平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眼神喷火,两厘米的身高优势瞬间被郑允浩排山倒海的气势镇压,“很好。”
“我昨天就想解释……”沈昌珉觉得苦涩,但也不好理直气壮,说到底是自己有错在先。
“但是我的手机呢?!”
“……哈?”
“拿人东西可不太好。”郑允浩阴着脸一字一顿地说。
“我没有拿。”沈昌珉的脸色也变得严肃起来,“你出门的时候压根就没带。”
“……你还搜过我的身了?!”
“……”沈昌珉脸色发红,“没那么夸张,只看了下口袋——东西太多不好绑。”
“我不能相信你。”郑允浩忽略他后面一句话。
“……你也太不讲理了。自己带没带不清楚吗?”
“的确不清楚,总之你要给我一个交代。”
沈昌珉黑着脸掏出了自己的手机,按了两下后突然想到什么,迅速锁了屏。
“你的号码?”
郑允浩有些疑惑,仍旧大大方方地报给他。
“和你的预约号码一样?我以为公私会分开。”
郑允浩刚想问你怎么知道,自己的手机铃声响起来了。

郑允浩捏着刚从沙发底下找出来的手机,看着憋着笑的沈昌珉,心情复杂。
“误会你了。”郑允浩真诚道。
“知道我为什么不想去你的咨询室了吗?”
一说起这个郑允浩脸又黑了,“那么在我上班之前,我需要你对昨天的事做个交代。”
“理由我不是说过了吗?”沈昌珉低下头玩着手指,“啊还有,那天好不容易有空去你的咨询室,发现没人,回来意外碰见了……”
“你不会正常地打招呼吗?”
“会很尴尬吧。”沈昌珉抬起头看了他一眼,“而且我最近恰好也有点郁闷想看看心理医师,如果打了招呼就是邻居了。”
郑允浩被这奇妙的逻辑绕的转不过来,“……你可能有轻微的交际障碍。”
“嗯,有点。”
“那昨天我问你人际关系时,你说没问题。”
“是没问题,我一个人很舒服。”沈昌珉说,“我只是偶尔想找人说话,但固定的关系会让我烦躁。”
“……所以你一定要找心理医师。”
“是,而且听人说你的口碑不错。”
“那么欢迎光临我的咨询室。”
“如果你肯好好收拾……”
“好吧。”郑允浩捂住脑袋,“是不是整个小区的人都知道郑允浩的心理咨询室乱糟糟的一片?”
沈昌珉打开手机看了一眼,“可能吧,毕竟我都知道了。你该上班了吧?”
“差不多。”郑允浩也看了一眼时间,有些惊讶。“你很了解我。”
“预约多吗?”沈昌珉问。
“排到了周三,周五上午也没空。周日休息。”最后一句话加重了语气。
“再次抱歉。”沈昌珉小声地说。
“嗯哼。”郑允浩站了起来,“好邻居,我该工作了。”
“在此之前,把那两盒草莓塞进冰箱好吗?”

“这还是我第一次到别人家做客。”
郑允浩回头,沈昌珉正扶着自己家的门,没有进去。
“我邀请的方式有些粗暴了。”
“周四下午可以吗?”
“嗯?”
“预约。可是,我还是不想去你的咨询室。”
郑允浩皱起了眉头,“真挑剔。”
“不行吗?”
“看在手机和邻居的份上。”
“谢谢。”
“以及,你至少需要安排三个疗程。”
“……再次感谢。”
郑允浩摆摆手,“但是时间待定,再见。”
“再见,医师。”

-END-

评论(3)
热度(46)

© 白昼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