驾校除名,自学成才。

双倍魔法!!吞噬冬天的老虎布偶☆

套娃式养成。
两只关系不好的小天使和他们的共同财产(?)布娃娃(๑ˊ͈ᐞˋ͈)ƅ̋

1.
沈昌珉想,郑允浩大概是天堂里的地狱。
“不要以为进入天堂就可以胡作胡为,你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郑允浩张着翅膀,投射下去的阴影将沈昌珉完全覆盖住,把新晋天使吓得一抖。“明天早上六点带着书来我这里。”
那天就是沈昌珉噩梦的开始——郑允浩全天候冷着一张脸,做好了摆摆手让人回去休息,做不好便要板起一张脸教训人。所幸沈昌珉够聪明,郑允浩教给他的东西基本一点就通,这几个月来也没怎么挨训。但这样中规中矩毫无乐趣的生活还是和想象中不大一样,沈昌珉想着,郁闷地揪起一片云朵,掏出小瓶子往里面撒了一点白糖。
“都像你一样,天迟早要塌。”
“……”沈昌珉的身子僵了僵,郑允浩弯腰拿过他手中融了一小块的云朵,塞回了云层里。
“……对、对不起。”拥有自由灵魂的沈昌珉有点不快,这人怎么回事啊吃的都要管。但郑允浩近乎刻板的正义感他可有体会,该认错的时候绝不能含糊。
“下次不能再犯。”
“嗯…………但是我很饿。”
“按理说我们感受不到饥饿,如果你有这种感觉,可能是被恶魔诱惑了,或者是自身不够纯洁。”
沈昌珉被郑允浩一本正经分析的模样惊到了,自己不就是想找个借口尝尝棉花糖嘛……他赶忙摇摇头,“不是,不是……”
“那今天再加一堂思想品德教育课好了,把书拿出来。”
“……”
沈昌珉也一直以为,来天堂的新人都跟自己一样惨,直到他看见了分开几个月就被朴正洙带得白白胖胖的曺圭贤。
“天使身材典例。”沈昌珉凉凉地说。
被大天使长宠到太阳之上的曺圭贤不以为意,“每天吃喝玩乐胖了不是很正常吗。”
“……”沈昌珉眼皮直跳,“你们不学习的吗?!”
“啊,天使长让我自己看看书练习练习就行。”
受尽压迫的沈昌珉忽然有了新思路,也不管曺圭贤了,转头就去找郑允浩。

“你想自学?”
“嗯。”沈昌珉怯生生地点头,再补上一句,“他们好像都是那样呢……”
“哪们?”
沈昌珉报出朴正洙和曺圭贤的名字,郑允浩的脸肉眼可见的黑了起来。“啊,哥对待小孩总是太宽容了……他们是他们,你归我管就得老老实实听我上课。”
沈昌珉就知道郑允浩不好说服,“那我来上重点课程,其他的我自己琢磨。”
“课都很重要。”
沈昌珉倒吸一口气,一不小心说出心里话,“……那我要归大天使长管好了。”话音刚落就感大事不妙,像郑允浩自尊心这么强的人听到这话估计要发火了。“呃,我是说……”
郑允浩冷着脸,“不。不要为你的懒惰找借口。”

2.
然后在天堂里认真学习了几个月、还没有体会到传说中奢靡生活的沈昌珉就被丢下了人间。用郑允浩的话来说就是找个清闲地好好反思冷静一下,如此浮躁是难以成为一个合格天使的。
彼时人间恰好是冬天,朴正洙知道了事情的原委,赶在最后一刻递给沈昌珉一件大羽绒服。沈昌珉套上羽绒服,以感激的目光回礼朴正洙慈爱的注视,心中暗自羡慕着曺圭贤。
这时一旁的郑允浩毫无保留地展现自己的不耐烦,脸皱成一团,“娇气。”
“……”沈昌珉还没来得及反驳,脑袋一昏身体开始直直下坠。
再次醒来时沈昌珉已经呈大字型仰躺在一片冰天雪地之中,下了凡的天使也不打算立刻爬起来,大大方方张开嘴吃雪。
盘坐在云朵上的郑允浩看到这一幕,无奈地笑笑——这个小家伙好像并没有被惩罚的沮丧感。他拿出从沈昌珉那里没收来的白糖瓶子,抖抖手腕对着下边撒。
果然沈昌珉吃着吃着觉得嘴里有点发甜,以为是自己被冻傻了的人一下子弹起来:以前怎么不知道雪是甜的啊?!

沈昌珉已经乱逛了半个小时,好容易从荒原靠近了城市边缘。郑允浩全程紧盯着沈昌珉,一刻不敢松懈。
“这么关心的话,不如过去陪他?”郑允浩自嘲地想着,毕竟人是自己丢下去的,几小时不到就开始舍不得,还把不把郑允浩的威严当回事了。
沈昌珉沿着空荡荡的街道向前走,家家户户的大门都紧闭着,他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自己极有可能要露宿街头了。
脸皮薄如沈昌珉,实在不好意思敲门借宿。他漫无目的往前走,继而被一只玩偶吸引了注意力。
不是沈昌珉要去注意他,只是玩偶鲜艳的颜色在一片雪白之中无比地显眼。玩偶有着老虎的形态,但是面部只有三个小点。
“呀,真是粗制滥造,难怪会被抛弃呢。”沈昌珉耿直地发表意见。
“……”郑允浩握紧了拳头,这可是他小时候最喜欢的玩具啊,居然就这么被嘲讽了。郑允浩又想起别人常常说这个布偶像自己,那是不是意味着自己在沈昌珉眼里是个粗糙的人?!
难怪那个家伙想离开自己去找朴正洙……郑允浩觉得很不是滋味。
但嘲笑归嘲笑,沈昌珉还是把布偶捡了起来。“看久了觉得怪可怜的。”

3.
最后沈昌珉抱着老虎布偶窝在了一处山洞了,郑允浩一个不忍心,趁着沈昌珉睡着的时候跑下去看看他。
“你啊……稍微学乖一点不好吗?”郑允浩承认自己当时有点不冷静。那孩子总是那么乖巧好学,郑允浩秉承着当老师就是该严厉的原则,表面上冷冷的看不出来什么,心里还是挺喜欢他的。“小小教训一下。”
“呀,郑允浩。”
偷偷摸摸跑来看人的郑允浩结实地尴尬了一下,但很快意识到不对劲,沈昌珉一般都叫他老师。
难不成……是梦话。
“是我。”郑允浩不确定,还是板了板脸压低了声音说话。
“哼,豆豆眼。”
“……”这是什么话啊,郑允浩知道你沈昌珉眼睛大,但他自己的眼睛也不小啊。“好,小鹿眼。”
“腻了。”沈昌珉啧啧嘴,翻了个身。
郑允浩想了想,沈昌珉可能是指自己被跨腻了。平时可见不到沈昌珉这样说话,自己算是大有收获了。
“好好。”郑允浩给他理了理羽绒服领子,摸摸玩偶,“真拿你没办法,明天就回来吧。”

沈昌珉做了个很爽的梦,梦里他骂了郑允浩豆豆眼。然后他醒来一眼看见了小布偶,突然之间明白小布偶身上的熟悉感由何而来。
“呀,这玩意成精了就是郑允浩吧。”
沈昌珉突然有了一个有趣的想法,之前的郁闷也被一扫而光。

评论(8)
热度(36)

© 白昼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