驾校除名,自学成才。

六一儿童节快乐。

六一快乐!虽然已经过了很久的样子。

简单粗暴不知所云的小故事反正lo就是一本正经地在说胡话啦。食用愉快!XD彪妹是小班长哦[脑洞来自彪妹小时候照片x[以及别问我他们游的是啥园子小神龙又是啥x[再以及今天一回来就看见糖真是幸福死了!


那年的奥利维尔还只是一个三年级的小学生。但不得不说他每天想的一些七里八里的事情还挺多的。

那年的六一儿童节他很开心。他的零食依旧是被杰克和卢卡斯抢走了,他的身上还挂着这两个人外加一只梅苏特的包。可他的笑容灿烂的不要不要的,目光也无比炽热。

整个人就像一个耀眼的小太阳。

那边五年级队伍里一个漂亮姐姐是引起这一现象的主要重要以及根本原因。

在此之前奥利维尔从来没有想过一个女孩子剪短发穿一身运动装也可以这么好看,也从来没有觉得蓝眼睛这样迷人。

奥利维尔努力地在脑子里搜刮着一点诗意的语言。

园子里的草很绿。

园子里的猴很萌。

园子里的你很美。做我老婆吧。

奥利维尔在几只书包中间大笑了几声,瞬间园子里的同学受到一万点精神污染,纷纷向他投去嫌弃的目光。然而奥利维尔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脸皮厚是重要的基础嗯。而且···

你们看我老婆就没有回头。她和你们就是不一样。

奥利维尔觉得自己眼力可好可好可好了。


那年的马蒂厄只有五年级,但不得不说他的身上有一种高冷的气场。

那年的六一儿童节依旧是去一个园子里耍。可是,他很不开心。约翰生病了,这个家伙前几天还说要带自己浪得更远飞得更高。阿隆也没有来,说是一个威尔士的发小来了,要陪他。

没有什么其他小伙伴而沦为某种意义上的单身狗的马蒂厄显得更加高冷。

午餐时间他的气场愈发强大。啊,旁边的熊孩子们吵死了。马蒂厄的脸色坏得跟他自己做的小蛋糕似的,黝黑黝黑的。

“老婆老婆你怎么一脸不开心啊,看我给你折的小飞机!!”

马蒂厄正想感慨现在小孩子的思想真是复杂极了,然后纸飞机就飞到他的餐盒里,那个声音也一路蹦蹦跳跳到他的身边,“老婆老婆你一个人吗?我来陪你吧不要不开心了!”

是那个笑声很魔性的男孩子。对,现在就笑得一脸傻乎乎地坐在他身边。他还叫他老婆。机智如马蒂厄一时也并不能说出些什么。他就坐在草地上举着啃过一口的黑乎乎小蛋糕,看那个男孩把他的纸飞机从他的餐盒里拿出来,然后掏出了他自己的。

“青菜好,多吃点。”

“蘑菇好,多吃点。”

“土铃薯炒马豆——这些都是我自己做的——老婆你怎么不吃啊!”

如果奥利维尔有尾巴,他早就摇成小风扇了。

马蒂厄想起了那些个智障儿童的报道,思考了一会儿,默默地夹起了一只蘑菇。奥利维尔见状笑得更开心了,“多吃点!待会我们还要去跑去跳去过幸福人生!”

什么鬼啊。马蒂厄突然觉得代沟是很可怕的东西,不过···蘑菇很好吃啊,还是他自己做的。上帝是公平的,虽然他没有给你健全的智商,如果你再好好努力,说不定以后可以去当一个厨师呢,也是个好出路。

马蒂厄被自己励志到了,然后他给了这个男孩子一个鼓励的微笑。

哇哇哇哇我老婆果然是爱我的!!今天她只对我一个人笑了。

奥利维尔·今天又想多了·吉鲁简直想给自己的老婆一个吻。他预备付诸实践。

反正都老夫老妻了,想必是没有关系的。

然后他如虎似狼地扑了上去。

再然后,他就被架空了。两只脚被人拎起来拖走了。

班长米克尔一边拖一边骂,“就知道肯定会有什么幺蛾子被你整出来,幸好哥哥我盯得紧,呵。”

奥利维尔心塞的连眼泪都挤不出来了。



一年时光过得很快。几乎都是在对自己老婆的意淫中度过的,是吧,奥利维尔同学。相比之下马蒂厄同学还是那样高冷,那样学霸。

那年的六一学校实在折腾不出什么新花样了,能浪的植物园浪过了,能耍的动物园耍过了,能爬的土堆儿也都爬了。校长经过深思熟虑后,挥挥手。

那里,搭个台子。让那群熊孩子自己闹腾去。


文艺汇演你好。文艺汇演再见。

奥利维尔被自己班的人驱逐了,闲得蛋疼,四处打听六年级的节目。

哦,小神龙之舞是什么鬼。


四年级的奥利维尔的智商好像并没有和他的个头一起成长啊!

汇演那天他早早地蹲在了六年级女生的化妆间附近,衣服里还兜着一堆杂七杂八的小花儿。

掐准了时机他溜了进去,扫视了一周之后蹦跶到一个短发小姐姐身边。

戳戳,“嘿!···呃抱歉不是打扰了!”她的棕色眼睛才没有我老婆的蓝眼睛好看呢。

这里一个姐姐头发长度也差不多——头发会长嗯。

“嘿——咳,不是,啊···对不起!!”

这两个人都不是啊,剩下的看发型和长度就知道肯定不是——那万一她戴了假发呢?

——奥利维尔简直要为自己的机智折服了。

于是他又到处去戳人了,锲而不舍地,不怕人嫌地,理直气壮地,全神贯注地。以至于他都没发现自己的小花儿们掉了不少到地上,而且大部分一掉下去都被踩的稀巴烂。

不是不是怎么都不是···

门口的米克尔和杰克等得有一点点崩溃。

“班长,他不会被那群大姐姐打死了吧?”

“不可能的,没什么动静。以及你别想跑,这是对你不做作业的惩罚。”

这个也不是啊···

真是别出心裁的惩罚方式。

杰克只好继续蹲在化妆室的门口,和米克尔面对面,像极了两只石狮墩子。

哦这个问过了很抱歉噫什么要遣送我回班卧槽不要老婆呢你怎么还不来她们都要赶我走了太过分了。

你是不是走了。

被护送到门口的奥利维尔僵住了。

门口的两只石狮子抖了抖扑上去。“快和我回班!”米克尔如此威风堂堂地说。

然而万万没想到。奥利维尔。天不怕地不怕的奥利维尔。被所有人嫌弃也活得很开心的奥利维尔。一屁股坐在化妆室的门口,放声大哭。


马蒂厄早就化好妆了,其实也就扑点粉,对他这种天生长得白的来说简直毫无效果。离演出还有一点时间他就坐在化妆室里披着件外套认真地记着小神龙的词。

一派高冷美男子之像。

突然一个小女生风风火火跑进来抓住他的手就是摇摇摇,“班长班长有一个小弟弟在我们那边莫名其妙地就哭了,劝不住!”

“怎么回事?”马蒂厄皱皱眉头跟着她出去了。

马蒂厄一出去就听见了那惊天动地的哭声,拐了个弯又看见了坐在几瓣稀稀拉拉的花瓣里哭得很陶醉的奥利维尔。

奥利维尔只觉得憋屈。他还不知道自己老婆的名字,他的花还没送出去,他还没正式向他老婆表白,他还没亲到她。

怎么人就没了。

“怎么了?”

有个人蹲到了他的面前,很温柔地拍了拍他。奥利维尔哭累了于是也就意思意思赏脸看他一眼。

“······老婆?!”


——END——



评论(2)
热度(38)

© 弓花诗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