驾校除名,自学成才。

还童。

年龄操作。就是想写一个变成了小孩还是兄长力满满的哥哥,和想要趁机反过来照顾一把哥哥却还是孩子气十足的弟弟。
无差。

-
谁也不会料到,东方神起的队长一夜之间变回了十几岁的模样。
面貌,体型,身高。
沈昌珉有些惊悚,本该存在于记忆中的样貌却变成了现实。他抬起手,掐了掐郑允浩鼓鼓的腮帮子。
疼啊,昌珉。
看来不是梦。
被对方稚嫩的模样激发出了身为家中长兄的担当本能,马上是十周年演唱会了,说什么也不能掉链子。沈昌珉当机立断,拿起手机给经纪人哥哥打了个电话。
“拜托哥转告一下Cody吧……”
“对对,增高垫要比平时再厚点。”
“衣服要改小点。”
“不是我,允浩的。”
“是很突然……抱歉,突发情况呢!”
“谁喝醉啦?”
“……呀,算了算了,电话里说不清!!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先给经纪人打好预防针,沈昌珉拉过还在对着镜子发呆的郑允浩,“哥,我们还是趁早跟公司汇报一下。”
魔幻归魔幻,工作要继续。东方和神起觉得自己的职业素养真是太太太太太高了。

一路上沈昌珉一反常态不走高冷弟弟的路线,对着郑允浩骚扰个不停。一会儿让他背背新歌的歌词,一会儿学着记者的口吻净问他些角度刁钻的问题。
“昌珉……我应该只是外表变了,又没有失忆。”
“嗯,但是哥这个样子我怎么能放心。”
“……让昌多里不安,就是哥失职了。”
“……”
他们的视线交汇,只有一秒,沈昌珉却清清楚楚地看见,初中生样貌的郑允浩仍然保持着着那双过分强硬的眼睛。两者相融,让他像个早熟的孩子。
不好的记忆的翻涌上来,沈昌珉体味着那熟悉又陌生的心痛感。不是像,郑允浩本来就很早熟。
沈昌珉甚至有些恶劣地想着,这次返老还童怎么这么不彻底呢,他还想好好逗逗郑允浩呢。
或者坦白地说,让郑允浩好好休息一次。

到了公司经纪人一看也傻了眼,三个人待在不大的房间里沉默良久。
“……没人知道吧?保密工作做得还不错。”经纪人试图乐观,对着郑允浩挥挥手,“允浩啊,认识哥吗?”
沈昌珉一个没忍住笑出声,“哥,你在做什么,允浩哥的魂还在呢。”
“是吗,那允浩今天怎么老不说话。”经纪人带着点困惑地抱怨道,“吓死哥了。”
“走神了,抱歉。”谈论正事时郑允浩脸上特有的冷酷感,放在这张脸上也只像是小孩碰见了解不出的数学难题。
“青春期的烦恼?”沈昌珉笑了。
“不……”
“生长痛?”
“呀,昌珉,什么时候还在取笑你哥!”经纪人看不下去了。
“不是取笑!”沈昌珉哼哼着瞄了郑允浩一眼,以往不论出了什么事他都会习惯性地看一眼自己的哥哥——不一定要他出手援助,只是看一眼,就能变得安心。
这次就不行了,沈昌珉瞅着他哥,只觉得残忍。十几岁的人就要做君王了,你说残忍不残忍。
郑允浩的神情有点恍惚,沈昌珉心里咯噔一下。
经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接了通电话,背对着他俩唉声叹气。沈昌珉就握住他哥冰凉的手,非常非常用力地。
郑允浩回给他一个微笑,微不可见地点点头。

两人听经纪人噼里啪啦说了一大通。
脸没问题靠化妆就行,体型缩水衣服改改能穿。再做个新发型,转移一下姑娘们的注意力。这是他们可以做的。
至于两位,调整心态好好排练。并且请继续发扬一没活动就变失踪人口的优良传统,做到演唱会前完全保密。
两人小鸡啄米,连声回答好好好。
“哥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
“不知道,昨天还很好。”
“完全没有预兆?”
“……是。”
“有乱吃东西吗?”
“没有。”
沈昌珉握着方向盘一时语塞,他不是话多的人也不是喜欢挑起话题的人。喜欢主动担当起这个身份的人今日却格外地沉默。
没关系,没关系。如果哥的情绪不高,那我热情一点就好了。

吃过晚饭歇了一阵沈昌珉硬要拉着郑允浩跳舞,美名其曰练习。郑允浩满脸无奈又宠溺地答应了。
那眼神,沈昌珉细细体味一番,活像是看着初恋女友的毛头小子。只是一对比现在的郑允浩,自己实在是老大一只了,也不好意思cos纯情少女。
两个练着练着面对面跳起了华尔兹,跟当年一样的动作,位置换了。
郑允浩漫不经心地被沈昌珉牵着跳女步,沈昌珉看出他的走神却没有立刻戳穿。
他想告诉郑允浩,哥,有我在的话就没有问题,你变回五岁的样子别人都伤不了你。
看着那个豆包脸却连“哥”都喊不出,神走得比郑允浩还远,咚地一下撞在茶几上。
“呀,郑允浩!”做错了事的家伙先发制人,“你这个状态怎么办啊?”
“怎么了昌多里?”才反应过来的人傻乎乎地背了锅,“哥没注意,是哥不好。很疼吗?”
方才还理直气壮的人却说不出话了,觉得自己活像个欺负后辈的坏蛋。
“……这个样子就不要再叫我昌多里了啊。”他把头埋进手里,无地自容。
“好,好。昌珉乖,哥给你拿药。”
“……不痛。”
郑允浩没理他,翻箱倒柜。
沈昌珉蜷成一团,刚刚自己才发誓要好好照顾郑允浩呢,结果自己好像还是被照顾的一方。

评论(8)
热度(77)

© 白昼生. | Powered by LOFTER